教育評議會

對教統會《教育制度檢討:改革方案》諮詢文件

的回應

  2000731

1.         前言:

  本會在教統會「終身學習,自強不息」文件的諮詢期中,已提交了回應文件,而在今次「創造空間,追求卓越」的諮詢文件(以下簡稱「文件」)中,很高興見到教統會在改革方案中的部份章節中吸納了本會的意見(如「基本能力評估」的正名)。不過,在肯定「終身學習,自強不息」文件的方向和精神下,教統會提出的具體方案卻處處顯得限制重重、顧慮多多,更提不出一個有理念,有規劃的「廿一世紀教育藍圖」。故此,本會將就著本港教育長遠而整體發展的考慮,對文件提出以下的意見和建議。

2.         整體:

整份文件,未能主導地具體作出「教育藍圖」的規劃和統籌,從而製訂長遠、中期及短期的計劃。文件中目標、原則、重點、建議示例、策略等,綱目繁多,而內容卻未有系統地綜合表達(如文件1.171.18教育階段角色和功能與文件5.2.25學習目標的關係),像只是在不同環節中回應著不同持份者的要求,而作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補救措施。在以下關鍵的教育項目,由於文件中缺少具體而有突破性的策劃,將影響教改的成效,本會深表關注。

2.1     幼兒及初小教育的重要性

2.2     高中學制的猶疑

2.3     高等教育學位的擴展和規劃

2.4     整體課程的策劃、統籌和發展

2.5     教師隊伍的專業成長

2.6     教改與其他教育項目(如校本管理、教署改革、教師語文基準、教學語言、小學全日制、直資學校等)的協調

2.7     教育研究成果與教育改革的關係

2.8     教育資源(包括政府、社會各界、學習者)投放的規劃及與教育改革的配合

3.         幼兒教育

3.1     本會同意文件中有關「加強質素保證機制」(文件5.1.75.1.11)和「加強家長教育及參與」(文件5.1.195.1.20)的方向。

3.2     在「加強質素保證機制」方面,正如文件5.1.8項中提及,教育署及業界代表正在發展一套統一的質素指標。在這方面的進展,本會建議教育署必須向業界作充分諮詢,而不應操之過急,更不應以唯一一套指標以作外控評核。

3.3     文件中未有具體描述在長遠計劃中,政府在幼兒教育中的財政承擔。縱使在文件7.13中提及幼兒教育在未來三年中需要額外資源,但在預留予教改的八億撥款中,至今已投放了五億在中小學教育。現時,額外資源的餘款有限,當局宜以額外資源資助幼兒教育,並擬定長遠策劃。

3.4     本會認為,縱使幼兒教育在可見將來仍不被政府納入全面資助系統之內,但在急切提升幼兒教育質素的前提下,在教改的最終報告中應提出資源投放的短期及長遠策略。本會建議,在策劃幼兒教育資源投放的長遠目標,每學童的平均個人成本不應低於小學生的個人成本,以明確表示政府對幼兒教育的重視與承擔。

3.5     就幼兒教育課程方面,文件中只有在第二章的教育目標中有所提及。而對於文件中所提出的「適合兒童成長發展的課程」,則缺乏學理探討及針對性方案。本港學童的學習環境及需要,有其獨特之處,如口語以粵語為主,而書面則以漢語為本,再加上社會及家長對英語學習的關注等。此等獨特模式,再加上師資專業水平的局限下,如何開發在本港「適合兒童成長發展的課程」,是一件艱鉅的教育項目。而現時有關腦神經及學習發展的新發現,更進一步認定在培養幼兒語文系統對其日後學習及成長的重要性。故此,教育當局有必要將這個研究發展及推廣列作優先項目。

  3.6     有關幼稚園的入學年齡,按幼兒成長特徵,兒童在三歲時較適宜投入群體生活。以足三歲為幼稚園入學年齡,是本會及教統會幼兒教育工作小組的共同意見。但在文件5.1.18(4),建議把幼稚園入學年齡降為兩歲八個月,似乎是要將就小學的五歲八個月的入學年齡。如果只是簡化成「同年出生同級」或是「較遲不如較早」的考慮,會出現教統會主導「揠苗助長」,自相矛盾的政策。故此,本會仍堅持以足三歲為幼稚園入學年齡的建議,亦將小學入學年齡調至足六歲。

  3.7     有關提高幼師的專業水平方面,源於幼師待遇及其專業地位偏低,亦與政府在幼兒教育的資源投放政策有關,這一點在文件3.3已有所提及。可能礙於資源的考慮,文件5.1.4的建議只是要求當局訂定時間表,實與第二輪諮詢時所提出建議並無太大分別。本會建議,長遠的幼師學歷水平應為學位加幼師師訓,而校長更應是接受過適當的行政管理的專業培訓。在此長遠目標的方向指導下,教統會應在最後的報告書中訂定具體而可行的時間表,以提升幼師的專業水平。

  3.8     有關監管體系的改革,文件中並沒有正面回應教統會幼兒教育小組及業界主流的建議,亦即統一政府架構及規例。正如文件5.1.15所述,幼稚園與幼兒中心的協調工作已早於五年前開始,而至今仍引來業界對統一的要求,證明協調工作缺乏效能。本會建議,當局應以統一為前提而製訂時間表,而不只是以「可行性研究」來拖延統一的進度。

  3.9     本會對文件中未有提及在幼兒教育中進行融合教育,深表遺憾。教統會幼兒教育工作小組的建議,文件中竟然完成未有觸及和交代,這是必須改正過來的。

  3.10  由出生至三歲是幼兒智能成長重要階段,當應投放充份資源,進行研究,並落實有效效調動家長及社會力量的方案,以協助幼兒此階段的發展。

4.         課程與教學方法

  4.1     文件5.2.25.2.33總共列出6項推行策略、7項終身教育社會特點、7項教與學新文化、4個關鍵項目、4個階段的主要學習目標及2項實施策略。表達形式頗為繁複,而其中理念、現況、目標、建議及示例等亦缺乏統整。

  4.2     課程發展議會已在第二輪教改諮詢文件公佈同時,發表「香港學校課程的整體檢視」,列出5項改革措施,更細列了8個學習範疇的初步改革建議。然而,在第三輪教改諮詢文件中卻並未進一步回應意見建議,以實事求是地對改革的推行加以闡釋,而只是在概念和想法的層面轉圈。如果,課程改革詳情要遲一步始能提出,則文件內無須浪費篇幅,只需簡單回應第二輪諮詢的意見建議便足夠。

  5.         基本能力評估

  5.1     本會很高興教統會能接納本會在第二輪諮詢的建議,以「基本能力評估」取代爭議性甚大的「核心能力測試」。

  5.2     在普及教育中的「基本能力」,當然不只中英數。雖然在文件5.2.37(d)5.2.39(e)中均有提及「按需要逐步擴展至其他學習範疇」,但卻未能訂出時間表,缺乏保證學生全面發展的前瞻性。本會建議,其他學習範疇的基本能力評估(如科技、體育等),應在課程改革的推展時同期逐步推出,以保障學生全面發展的均衡性。

  5.3     在學生評估方面,以電腦輔導模式進行。這一點必須考慮到學校及家庭擁有電腦及上網的普及程度。故此,本會建議,除電腦輔導模式外,亦應輔以一般紙筆測試的模式,以供選擇。

  5.4     至於「學生評估」及「系統評估」中資料的使用方面,在文件5.2.37(j)5.2.39(i)中已有恰當的列明。有鑑於積習的非專業的評估文化,加上中央放權後的問責文化,對於學生、班級及學校在評估中成績的排列和公佈等,都是值得關注的。而單以一句「個別學校的成績不應以排列名次的形式出現,更不應向公眾公布」,並不能保證日後執行時的異化。本會建議當局考慮製訂法規,監管此等公開評核成績的使用及公布。此等法規,可參考澳洲維多利亞省及國內的相關規例。

  5.5     有關主辦機構的選擇,教育署多年來在學能測驗及學科測驗的運作上表現乏善可陳,況且連繫在公務員架構中,缺乏行政的彈性與專業的持續發展。故此本會建議交由香港考試局統籌主辦。

  5.6     本會贊同文件5.2.44中有關香港評估文化的看法,然而在過去一年,教育署公佈「中學學校概覽」中強調會考成績及學業增值的表現;教統局「教師語文基準測試」亦將測試成為語文教師專業發展的指揮棒;而在升學的篩選機制中,公開試的學業成績亦是佔主導位置。本會要求,「要放下傳統的評估觀念,認識和建立新的評估文化」,應在教育界各層面共同實踐,而教育當局及大專院校更應以身作則。

  6.         小一入學機制及中一派位機制

  6.1     兩個機制都是在九年普及教育系統之內,如文件5.2.49中提出,「全球大部分先進國家和地區的小一入學均採用就近入學原則」,但文件卻忽視此等地區的中等教育入學亦同樣是以就近入學及不以學能派位為原則。正是未有貫徹普及教育的平等原則,故此便出現兩個機制中的理念分歧的措施。

  6.2     本會贊同將小學的「自行分配學位」減至百分之十五,若部分小學願意,更可完全取消。本會建議小一入學不可設任何對學生學能的評估,包括筆試、面試、成績表及課業檢核等。

  6.3     本會贊同「九年一貫大直路」的遠景。同意由五位組別改為三位,以及長遠而言最終完全取消「成績組別」。

  6.4     普及教育的平等派位理念,與學校自行收生及家長自由選擇,有基本上的矛盾。教統會應表明在此矛盾中所持的立場,而不是「拖泥帶水」地弄到整體理念含糊,更難以作具前瞻性的策劃。

  6.5     「九年一貫大直路」的普及教育理念連接上本港初高中一校的體制,致使社會大眾一般認定升中時有需要以成績分流,方便中學因材施教並對學生的出路作初步的分類。但成績分流必然引致考試主導(不論公開或校內)的陋習維持,而舊有評估文化也難以改變。本會建議教統會釐清普及教育的「健康平等學習」與高中教育的「因材發展」的理念,進而處理這兩個階段的銜接。同時,可試行分設九年一貫制學校與及高中學院,以作實驗。

  6.6     在未有妥善處理普及與高中教育的關係之前,「一條龍」學校的前途未卜。而近日教育署在新校舍批出時以「一條龍」作為優先考慮。在同一校舍及教學環境中,學童渡過十年以上的學習生活,是好是壞實難定奪。故此,本會建議當局應以試驗計劃方式推行「一條龍」,更應對此辦學模式作深入的主項研究。

  6.7     本會欣賞教統會能及早提出取消今年底的學能測驗,並作出不會「以試易試」的承諾。

6.8     取消學能測驗,只是小學教學生態撥亂反正的措施。然而,在升中派位制度中,仍有很多細節值得檢討(如選擇中學的數目、距區派位的原則等),本會建議當局趁此時機對整個升中派位制度作更全面的檢討。

  6.9     在體現普及教育的原則下,本會反對中學自行分配學額比例的增加。

6.10  本會贊同有關直屬及聯繫學校制度的處理(文件5.2.655.2.67)

  6.11  對於直資及私立學校小一及中一入學的管制,文件中未有提及。此等學校的入學要求(如英語能力、體藝才能等),可能分別阻礙兩個機制改革對幼兒及小學教育的改善。本會建議當局必須對此項管制作出審慎的研究。

  7.         高中教育

         7.1     文件中雖然傾向高中三年制,但在最後只是建議成立專責小組,還只是對高中三年制的可行性作出研究,教統會容易錯失改革時機。

  7.2     文件的主旨既是「創造空間、追求卓越」,但教改中仍未能解決本港中學生四年應付兩公開試的現實。高中課程的多元化、學習空間的創造、突破傳統學科框框的卓越,都有賴一個新高中學制的來臨。本會建議成立的專責小組,不應再糾纏於高中三年制的可行性,而是實事求是地規劃配合條件及過渡安排(文件5.3.115.3.27),設計推行的細節,亦應設定二零一零年為全面高中三年制的期限。

  7.3     在現有高中學制結構下作課程改革(文件5.3.35(a)),成本效益低。若數年後又改學制,前線教師就教學上的改變疲於奔命,難保教育質素,學生也無從在改革中獲益故此。故此,本會建議現時計劃的高中課程及公開評核,必須以高中三年制為參考。

  7.4     有關公開考試的改革(文件5.3.405.3.47),本會贊同在中學會考學科設基本學科能力部份,及取消會考及高考的一級二等制。本會認為在推行「教師評審制」及中六學生提前應考方面,應充份考慮教師及學校的負擔,不宜過急實施。而整個公開考試的改革,更應配學制及課程的改變,而不應莽作先鋒,產生「公開試主導」的教學改革。

  7.5     本會同意文件5.3.49(1)(2)建議,包括大學收生時考慮更多其他受國際認可的公開試成績,及加速公開試的流程。

  8.         高等教育

          8.1     對於文件中未有具體策劃本港大專學位的增加,連一個合理的大專就讀率的預算也提不出,本會表示失望。

  8.2     美國、日本、台灣、新加坡及南韓等地大專就讀率比香港高出不少,本會認為,增加大學學位數量已急不容緩。

8.3     本港大學學額的擴充,受制於其高成本。政府接近全面以資助大學的規模辦學,致使私立大學難有發展空間。故此,本會建議教統會就高等教育成立的工作小組,以解決本港大學高經費問題作優先項目。

  8.4     現時大學使用的經費,很多不是直接投入教學工作方面,故此大學經費的調撥,學費的收取,應檢討研究、教學、行政三方面的合理比例。

  8.5     本會贊同文件中有關「改革大學收生」(文件5.4.175.4.20)、「靈活互通的學分制」(文件5.4.225.4.24)、「質素保證機制」(文件5.4.305.4.31)及「鼓勵私立大學/專上學院的成立」(文件5.4.325.4.34)所列建議。

  8.6     在「修讀年期」方面,本會贊同大學以四年制為主流。在認真解決大學的高經費問題後,本會相信,本港無需要額外資源(包括政府和私人)下,可以實行四年制大學及增加大學學額。

  9.         持續教育

  9.1     必須成立一個具問責性而高效能的統籌及監管機構,以確保質素保證、學分的可藺吨恇F活互通。

10.     弱勢社群教育

         10.1  有兩類青少年特別值得關注,即未完成中三而中途輟學者,及完成中三後未能獲派中四學位者,他們在現存制度下不易獲取資助學位或培訓機會,教育署宜開放夜間官中資源(收生年限由18歲下調至15),而職訓局亦應加強15歲至18(不論完成中三與否)青少年的職訓服務。

  10.2  本港人口日漸老化,長者的持續教育/補償教育問題必須改善。本會建議政府針對長者持點設立長者教育中心(與一般成人教育中心分開),開辦各類型教育及文化課程。

  10.3  殘障人士進入主流學校就讀是各地教育的普遍趨勢。本會贊同融合教育而進一步推展,但諮詢文件所提步伐仍嫌緩慢。本會建議所有新辦中小學必須加入融合教育計劃。同時在教師教育中加入必修的「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學童」的課程。此外,應大力向現職校長、教師宣傳融合教育的理念與價值,並對加入融合教育計劃的學校進一步增加支援。

  10.4  推展融合教育,不表示現存特殊學校沒有存在意義,除部份仍需照顧嚴重殘障學生外,部份亦可演進為支援中心。至於現存之實用中學與技能訓練學校,主要針對無心向學與學習遲緩學童而設,其服務規模可因應需要而調減,但不宜在未作深入調研及廣泛諮詢之下,貿然全部取消(本會稍後會就此發表較詳盡意見)

11.     校本管理與教署改革

        11.1  教改要落實到學校,校本管理就必須徹底施行。公眾與業界對早前發表的校本管理諮詢文件持肯定態度,甚至認為改革幅度不夠大(例如教師、家長的參與仍可再加強;辦學團體、校董會的問責性與透明度應可再提高)。本會認為當局不應持猶疑態度,須立場堅定地回應公眾與業界要求,盡速及加重力度地推行校管改革。

11.2  教署近期重組,調配人力在各地區設立「地區教育辦事處」(Regional Education Center),是直正面對服務對象的嘗試,我們樂見其成,但同時,必須加強與服務對象的互動。本會建議應同時成立「地區教育委員會」,由區內學校、家長、民意代表組成,以調動地區人士,辦好地區教育。

  教育評議會

對教統會《教育制度檢討:改革方案》諮詢文件

的回應

建議撮要

  2000731

  (一)    幼兒教育

1.    教署必須就質責指標向業界充分諮詢。

2.    當局應在教改撥款中,預留部份予幼兒教育。

3.    資源投放的長遠目標:幼兒教育的學童個人成本不應少於小學教育的個人成本。

4.    開發適合兒童成長發展的課程應列作優先項目。

5.    應以足三歲為幼稚園入學年齡,六歲為小學入學年齡。

6.    訂定時間表,逐步提昇幼師資歷,最終應為學位加幼師師訓水平。

7.    調撥資源,促進幼兒由出生至三歲的發展階段的教育。

  (二)    基本能力評估

1.    其他學習範疇的基本能力評估,如體育、科技等,應逐步制定。

2.    評估除電腦模式外,應輔以紙筆測試模式。

3.    制訂法規,監管評估成績的使用與公佈。

4.    由考試局統籌主辦評估事宜。

  (三)    小一入學及中一派位

1.     「一條龍」以試驗方式施行。

2.     須釐清普及教育的「健康平等學習」與高中教育的「因材發展」理念。試行「九年一貫制學校」及高中學院。

3.     全面檢討升中派位制度。

(四)    高中教育

1.    應盡速明確肯定高中三年制及大學四年制。

2.    以二零一零年為全面施行高中三年制期限。

3.    現時革新中的課程及考試制度,均應以高中三年制為依據。

4.    公開試中推行「教師評審制」及學生提前應考措施,應考慮教師與學校的負擔,不宜過急施行。

  (五)    高等教育及持續教育

1.    應盡速研究如何增加大學學位數量。

2.    以研究本港大學高經費問題作優先項目。

3.    大學學費的制訂應只考慮教學工作的經費,而非大學整體經費。

4.    成立一個具問者及高效能的統籌及監管機構,以保証持續教育的質素,學分的可攜性及靈活貫通的落實。

  (六)    弱勢社群教育

1.    政府開放夜官中資源,把收生年限由18歲調低至15歲。

2.    職訓局應加強15歲至18(不論完成中三與否)的青少年職訓服務。

3.    設立長者教育中心,開辦各類型教育及文化課程。

4.    進一步推展融合教育,其中新辦學校必須參與融合教育計劃。對加入計劃的學校加強支援。

5.    教師教育課程加入必修的「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學童」單元。

6.    現存特殊學校的功能與定位可逐步改變。實用中學及技能訓練學校可因應需要調減數目,但不應貿然全面取消。

  (七)    校本管理與教署重組

1.    教署應堅定地落實校本管理改革各項措施,包括重訂校董會章則,加入教師及家長代表,校董會問責性與透明度的進一步提高等。

2.    成立「地區教育委員會」,由區內學校、家長、民意代表組成,加強地區人士參與教育,與教育署地區辦事處(REO)進行互動,以伙伴關係方式推動地區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