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評議會

對「中學學業成績增值分析」及公佈學業成績增值學校的意見及建議

 

1.          本港學校教育的評鑑理念與實踐,一直以來都沒有適當的發展。故此,對教育成效的評定,大至整體教育系統,以至於各教育階段、各類學校、不同辦學團體、個別學校,及至於校內的科組、校長教師,而去到每一個學生,都未能有一個廣為教育界內外接受的準則。

 

2.          今次以「中學學業成績增值分析」來引起中學教育界對「教育成效」的關注,可以作為「公認表現指標」的一個嘗試和帶動。但單以「學業成績」作帶動,在教育改革強調「樂善勇敢」的全面發展中,卻會引領學校教育走向「學業成績至尚」的回頭路。

 

3.          分別管理教育及公開考試的教育署及考試局,應有責任提供有利學校自我評估及改善的統計數字。今次提供的「中學學業成績增值分析」只提供了正負增值的標誌,未有列出輸入及輸出的具體位置及數據。作為首次向全港中學發佈的資料,此等概括式的分析有以下的優點:

3.1      不論輸入輸出,只重增值的成效,標明將學生「教好」的方向;

3.2      未有列出輸入輸出(其實所有中學均知道自己中學的新生組別分佈),可避免辦學團體、學校及校內科組標籤及對成績掛序,失卻自評改善的原意。

 

4.          有關「中學學業成績增值分析」內的計算方法,以下幾點是帶來學校表現指標的改進:

4.1      在「分析所涉學生人數」中,適當處理了學生初高中在不同學校學習的增值計算,此項計算標誌著初中學習的重要性,糾正以下的一些現象:
--    
部分平衡班級的「名校」,利用初中自行收生及初中派位的數額,擠出成績較差的學生要轉校修讀高中,此等會會轉校的學生在初中學習中未受注視
--    
部分非平衡班級的中學對會轉校的成績較差學生的漠視

4.2      在三年「香港中學會考」平均及格率中,只計算首次參加的考生,此項考慮糾正以下現象:部分中學茞援韞H重讀生的成績抬高學校整體會考成績,引致中四大量留班,以騰出中五學額予重讀生。

 

5.          可是,以上的優點及改進,並不能掩蓋此項分析及公佈學業成績增值學校在時間上的誤失。原來,優質教育基金在1998年中已撥款八百五十萬予教育署進行一個為期兩年的研究計劃:
計劃編號 : 1998/1376
計劃名稱 :訂立表現指標以量度:(a) 中、小學生在情性及社交方面的表現;
                             (b)
中學生在學業上的增值表現
原訂於200010月完成的計劃,卻因教育署行政延誤以致該計劃要延至20016月才完成。

 

6.          如果照如來時間進行,學校已能在計劃內的研討會、工作坊及軟件試用中適當地獲取對學校表現指標適當的認知和技巧。全港劃一及校本的表現指標的製訂,亦在充分溝通下得到教育界內的共識。

 

7.          既然原來計劃需要延後,教育署實在不應在未有充分準備時,莽顧其他現存的教育表現指標(如音樂朗誦節、學界體育運動的參與及成績、制服隊伍和獎勵計劃的參與等等),以一個臨時的計算方式去劃定學校學業成績增值,及將計算出來的「學業成績增值」學校名單公開。此舉將會導引公眾聚焦於學業成績,妨礙中學在全面教育的發展。


 

8.          在過去的一年,部份中學由教育署獲取學校的「學業成績增值」情況,但另一些中學卻未能獲取。這方面在資訊提供上的不平等,反映到教育署對以上資訊的發放及公開,未有妥善的政策。更且,亦未有借助此等資訊帶動全體中學作自我評估,有違教育署近年承諾的「專業領導」。

 

9.          今次,教育署在教育界內外均未有充分準備下,公佈「學業成績增值」學校名單及印發「中學學業成績增值分析」予學校及辦學團體,影響到中學教育在教育改革浪潮中的發展。然而,本會呼籲教育界人士以專業精神,積極面對以上資訊的公佈及發放,並勸諭教育署能吸取教訓,在廣泛諮詢業內專業意見後,檢討並策劃未來教育指標的製訂、使用及公佈。

 

10.      「學業成績增值分析」的正與負,只是建基於全港學校的相對水平,並不能顯示學科教學目標的達成與否。同時,「學業成績增值分析」內學校及科目的正與負,主要關係在於學生在中學會考的表現,而此表現的高低與學校教育的關係,確是因校而異(如某些學校很多學生在外補習應付會考),不能一概而論。

 

11.      要善用「學業成績增值分析」的資料,必須將資料結合到學校的整體表現,這方面可參考由教育署所提供的中學教育表現指標範疇和範圍:

 

 


例如:

11.1  若學業的正增值是源於過份補課及測考,引致教師及學生只重學科教學,未有照顧學生輔導及活動。是否可以考慮調節師生至較平衡的發展,而接受學業上較低或無顯著的增值的結果;

11.2  學科上的負增值可能源於科目的選擇,學生的旨趣與及學校資源的調配。

 

(「無顯著正或負增值」顯示學校或該科組在學業成績方面有正常的發展。)


 

12.      對於初次面對全港中學「學業成績增值分析」的發放,本會主張整個中學教育界應以一個專業態度,以今次的資料為未來增值計算的實驗。故此,本會建議

12.1  辦學團體不應以分析作屬下中學的評等;

12.2  學校不應以此為科組及教師的考績認定;

12.3  辦學團體及學校不應向外公佈分析結果(至於是否公佈予家長,則按個別學校情況而定)

12.4  教師、學校及辦學團體應基於學生全面發展的目標,檢視「學業成績增值分析」結果並作出相應的發展計劃。

 

13.      本會建議教育署

13.1  在今次「學業成績增值分析」的發放後,不應因個別團體或學校的要求下,進一步提供有關數據,以免數據誤用及產生不公平的現象;

13.2  在有關學校的增值檔案中,亦只存有學校本身知曉的資料,不得以較細緻的數據用以評價學校;

13.3  統計現有非學業的教育表現指標(如音樂朗誦節、學界體育運動的參與及成績、制服隊伍和獎勵計劃的參與等等),並予以分析;

13.4  在日後製訂教育表現指標時,充分諮詢教育界內人士的意見,並考慮到在執行及發放時的影響,從而得出有利於學生學習的整體表現指標方案;

13.5  製訂有關「學校教育指標」發放和公佈的指引或法規**(如學校可否將增值結果詳列於校刊內)

13.6  與考試局合作,以提高教學效能的目標,對公開試的成績作分析研究,並設研討會及工作坊以作教師的專業發展。

 

**1. 在中國國家教委199424號文件《關於全面貫徹教育方針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業負擔的意見》中,再次重申在1993年發布的3號文件(《關於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過重課業負擔、全面提高教育質量的指示》)的指示,其中的第六點是:

「任何部門和個人都不得單純以學科考試成績或升學率高低評價學校和老師,不得給學校,學校也不得給教學班和老師下達學生考試成績或升學率的指標;不得以此排列學校、班級、老師的名次,也不得以此作為評定他們工作好壞、進行獎懲的主要依據;學校、教師不得按學生考分高低排列名次、張榜公布。」

 

同樣的論點,早於江蘇省教委1990年的45號文件(9045文件)中亦已有提及:

「對學生的評價,要改變單純用考試分數衡量的錯誤做法。不得按學生考分高低來排列名次、張榜公布。」

 

  2. 在澳洲教育當局已在1996年製訂規例,規限教育指標資料的公開。在一些有關學校學業的圖表數據的頁底,會註明:

”The Education Reform Regulation 1996 makes it illegal to publicly reveal this information.  It must not be copied, distributed, displayed, read out or passed around.”